四川好戏在路上:文艺川军砥砺“为民服务”初心
发表时间:2020-11-20    来源:四川文明网

话剧《苏东坡》剧照。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濮存昕作为大凉山国际戏剧节发起人,献演话剧《洋麻将》。

  11月16日晚,大凉山的同胞在西昌市阿惹妞剧场载歌载舞,齐声邀请远方的客人“留下来”——2020中国西昌·大凉山国际戏剧节(下简称“大凉山国际戏剧节”)戏剧盛典正式拉开帷幕。“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实景剧。”不少现场观众忍不住发朋友圈,与远方的亲友和网友分享演出带来的兴奋,他们从剧场出来,还意犹未尽地加入剧场外围着火把跳舞的彝族同胞队列中。而在成都各大剧场,川渝话剧双城记正在上演,《麦克白》《硬糖》《晴空万里》。不久前,成都市川剧研究院与重庆国泰艺术中心签下协议,双方要引进更多的优质川剧到彼此的城市,接下来成都城市音乐厅,将迎来升级版的小剧场川剧《桂英与王魁》。

《苍穹之上》剧照。

川剧《草鞋县令》剧照。

  近年来,文艺川军中的戏剧精兵砥砺着为人民服务的从艺初心,力图从源头上培育人才,在创作上夯实基础,努力构建平台促进交流,向更广阔的艺术空间,更深远的精神世界迈进,收获更多观众的心。

  探视野

  濮存昕在大凉山打“洋麻将”

  戏剧艺术离不开交流。两岁的大凉山国际戏剧节,是四川戏剧走向全球的一个典型缩影,它渐渐融入当地老百姓生活节庆中,并把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汇聚在四川,也让西昌的老百姓放眼看世界。

  听说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,著名演员濮存昕要来大凉山打“洋麻将”,来自上海戏剧学院的研究生刘四宇,跟着导师和同学也“打飞的”来到西昌,准备“凑上一局”。“这次我要和濮老师碰个面,希望明年能带着自己的戏剧作品来到大凉山。”刘四宇说道,不过他来戏剧节的主要原因,还是因为“戏剧节难得汇集了各种各样剧目,通过交流,可以提升审美和见解,开阔眼界。”

  11月17日,濮存昕在大凉山国际戏剧节上献演北京人艺在疫情之后的首部作品《洋麻将》。对老百姓来说,这场戏剧节是短时间内集中享受全国甚至全球佳作的饕餮,有超过35部优秀戏剧作品近300场风格迥异的演出。

  在这里,你可以看到500多年历史的昆曲《浮生六记·布衣菜饭》和观众玩起“浸没”,大家晒着大凉山冬日暖阳,跟随剧中的林语堂,沈复,芸娘的步伐,听着温婉纯正的苏式唱词,走街上楼爬小山坡,穿厅堂时还能品尝“苏式糕点”,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昆曲之旅。在这里,你还能看到国内新锐青年艺术家赵淼的三拓旗剧团表演肢体剧《水生》,剧目将东方色彩的贵州傩戏与西方戏剧理论结合。此外,还有“悬崖村题材”原创民族歌剧《听见索玛》,小剧场口碑话剧《枕头人》,脱口秀界“扛把子”笑果文化即兴专场,四川人艺的《晴空万里》,开心麻花“包袱最密集”的票房佳作《乌龙山伯爵》。

  白天,邛海边的金色沙滩上开着论坛,远处山坡上的猴子瞪圆了眼睛,看着与会戏剧人手里有没有可口的食物。到了夜晚,当地彝族少男少女,围着暖融融的火把,随性地与路人牵着手围圈而唱,自然地载歌载舞。“戏剧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。”濮存昕说道,用戏剧让世界知道西昌,也让西昌看世界,如何把西昌民族文化用现代国际的方式去展现给世界,是戏剧节探索的关键方向。

  对许多业内从业者来说,戏剧节更是汲取养分,开阔眼界的平台。戏剧节发起人之一,执行艺术总监李亭笑着说:“除了《洋麻将》,濮存昕这次来大凉山,两天看了三场戏,参与主持了两场论坛。”戏剧节上,来自英国,比利时,澳大利亚,牙买加等八国演讲嘉宾全球连线,著名戏剧人赖声川和濮存昕,代表乌镇戏剧节和大凉山戏剧节,一东一西对谈。大家都在积极地思考着“后疫情时代,怎样让戏剧精神永不停息”。

  在大凉山,戏剧又过了一回“暖冬”。

  大凉山国际戏剧节最初由濮存昕,廖昌永,吉狄马加,阿来,李亭,王晓鹰,黄定山,李伯男,赵淼等24位中外艺术家和文化学者共同发起,目前已成功举办两届,汇聚全球10多个国家600多场戏剧,凉山文旅集团全程运营并首创直播带戏,邀请全世界的艺术家来西昌表演和采风交流(今年受疫情影响取消了所有国外剧目的现场演出)。仅2019年,戏剧节便吸引2万人次观众和上千位戏剧从业者参与。

  出作品

  “以戏换戏”唱响川渝双城记

  历年来,四川戏剧作品都在巴蜀文脉的滋养下,呈现出独有的文化性格和川味烙印。如今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大时代背景下,川渝两地在话剧,川剧等领域互动频频,浓缩近年来戏剧精品,新品,以戏换戏,名角对垒,后浪交融,以作品为密钥,打通创作和演出的“任督二脉”。

  成都9月新修好的繁星戏剧村,在11月13日晚迎来重庆市话剧院的先锋话剧《麦克白》,重庆市话剧院副院长,国家一级演员王弋登台主演,也由此唱响第5年的“川渝话剧双城记”。当晚除了市民,四川电影电视学院近百位师生也“团购”观看,见证四川人民艺术剧院与重庆市话剧院联袂打造的戏剧季开幕。

  “今年川渝两地以戏换戏。”“川渝话剧双城记”项目主要负责人孟意明透露,今年川渝两地引进了一些孵化类,年轻版的小剧场剧目轻装上阵,结合新修好的成都繁星戏剧村等小剧场空间,以剧目沟通起川渝两地的艺术交流。接下来到12月25日,悬疑剧《硬糖》,话剧《我和我的哈姆雷特》《比萨斜塔》等将联袂在两地展演。

  新锐孵化剧目只是四川话剧界的一角。近年来,四川人艺启动的川话版话剧《茶馆》在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上“压轴”演出,国家艺术基金项目,大型话剧《苏东坡》将四川的历史文化名人故事搬上舞台,主旋律大戏《苍穹之上》《记忆密码》探索着新叙事表达方式,小剧《至少还有我》《晴空万里》记录着疫期动人点滴。众多风格各异的优秀剧目,丰富了文化产品供给,活跃了演艺市场,引发群众的观剧热情。

  你方唱罢我登场,川剧“梅花”与“后浪”齐头并进。

  川剧《巴山秀才》《易胆大》《死水微澜》《变脸》,“全国五个一工程大奖”,国家“文华大奖”,中国戏曲“梅花奖”,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。当年正值“高光时刻”的川剧,几乎包揽全国重量级大奖。

  如今,“梅花”风采不减。廉政川剧《草鞋县令》汇聚陈智林,肖德美等梅花奖获得者,演进中央党校为干部上课,同时入选文旅部“2020年度国家舞台艺术重点创作剧目”。近期主演们去重庆参加“双城剧汇”,又马不停蹄地驱车8小时,深入大凉山喜德县巡演。

  另一边,成都市川剧研究院带着“后浪”前行。川剧名家徐棻将传统“目连戏”注入现代品格,为青年演员虞佳量身打造了获奖作品《目连之母》,助她摘得“梅花奖”。在11月的“成渝两地川剧艺术交流演出系列活动”中,川剧青年演员们更是全梯度亮相登台:虞佳主演的川剧《目连之母》打头阵,复排

  青春版川剧传统名剧《红梅记》,还有电视剧《伪装者》编剧张勇加盟,双梅花主演的川剧《天衣无缝》,90后,00后川剧演员文东创排的“川剧复仇者联盟”《盗官袍》。据成都市川剧研究院行政负责人陈巧茹介绍,本届“成渝两地川剧艺术交流演出系列活动”的剧目都是精心安排,意在培养川剧年轻人才,给年轻人舞台锻炼的机会,也让成渝两地的川剧青年人能深入交流。

  耕土壤

  小荷已冒尖尖角

  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?繁荣发展戏曲事业关键在人。近年来,四川启动“艺术创作生产源头工程”,鼓励优秀剧本创作,特设四川艺术基金,鼓励川内优秀戏剧人才创作。

  11月16日,四川艺术职业学院传来一则喜讯。不满14岁的两位小演员黄筱雅,彭宛桢,分别凭借参赛剧目《归州》《白鳝观景》,获得第二十四届“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”地方戏个人项目“小梅花”称号。目前,四川已经有20余朵“小梅花”盛开。

  “小梅花”的茁壮成长,需要辛勤耕耘的艺术土壤,也需要学理的悉心浇灌。去年夏天,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“2015级多剧种本科班”的12位年轻人,从象牙塔走向社会,他们12人是川剧历史上第一批本科生。这在300多年的川剧历史上是头一回。

  “吐故纳新,才能让四川曲艺更有活力。”这也是四川曲艺人的共识。我省先后有14位曲艺家获“牡丹奖”殊荣,有3个曲艺节目获得“牡丹奖”节目奖。在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,四川省文联副主席叮当最新的一部作品大型谐剧《永不落幕》中,特别加入新鲜的“歌队”形式,不少成员就是来自四川省曲艺研究院的“90后”“80后”青年演员。

  四川省剧目工作室主任丁鸣,这些年一直致力于“源头人才”培养。省剧目工作室着力举办青年川剧演员比赛,戏剧小品比赛等,覆盖全省30多个城市,不少青年演员是“看着在比赛中一次次成长”起来。

  人才基础夯实后,基层文化才能跟着繁荣起来。泸州合江县川剧团凭借《乌蒙山脊梁》突出重围,代表四川入选2020年全国基层戏曲院团网络会演,其选段还被入选中宣部2020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的大型音像主题出版物《百年小康梦圆时》收录。今年10月,广安青年曲艺演员罗捷凭四川清音《小姑出嫁》的精彩演绎,喜获牡丹奖新人奖。为有源头活水来,四川好戏在努力的路上,前进不止。(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婷)

责任编辑:杨均 王钰
Baidu